联系大家
行业动态

资讯 | 乡村振兴启示录:一部乡村治理的变迁史

来源:??????2018/8/28 16:35:15??????点击: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一部乡村治理的变迁史,是“三农”的命运史,也是家国的兴衰史。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节点,如何稳固党的执政基础、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推动农业农村发展,是时代对乡村治理提出的新考题。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南海的农村更为特殊,当其他地方的农村面临人口流出成为“空心村”时,南海的农村却是人口流入地;其他地方的农村还在思考农业提质增量时,南海的农村却在考虑为产业发展腾空间……

改革开放40年,南海因农村而兴,作为经济先发区,南海早已走过了将农村搞活变富的阶段,迈向高质量发展是南海乡村振兴更高层次的追求。而如今要实现乡村振兴,南海的农村也面临着一些共性和个性的问题。比如产业如何兴旺可持续?乡村治理如何更有效?农村人才如何“留得住”、“用得好”?

如何破局?全国其他地方正在积极探索,或许大家可以从其他地方的乡村振兴之路中得到启示。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

     2020年 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

     2035年 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

     2050年 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国内经验

  A 产业如何兴旺?

苏州高新区

实行“一腾二跳三引”

产业兴旺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石。纵观全国各地在推行乡村振兴战略时,无一例外将产业兴旺放在了首位。然而,在实现“产业兴旺”的道路中,全国各地包括南海都面临着一些共性问题,如农业发展方式仍然粗放、农业结构比较单一、农业发展内生动力欠缺等。

如何破局?南海的做法是,推动村级工业园大面积连片改造。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规划里,村级工业园综合整治提升依然是重点。除了村级工业园整治提升,以农业振兴推进产业振兴亦被多次提及。

在苏州高新区,产业兴旺的做法被概括为“一腾二跳三引”。即一是工业反哺支撑发展。通过对存量土地“腾笼换凤”,为乡村振兴营造良好产业环境,积蓄资金;二是跳出单个村落谋发展。秉承像规划城市一样规划农村,像发展工业一样发展农业,像经营企业一样经营农田的发展理念,将美丽镇、村建设,以及特色田园综合体和特色田园乡村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借力周边多元化的资源链条和上级政府全资平台,统筹规划公共服务配套设施;三是通过专业合作社、高水准引进第三方合作经营和纯社会资本经营,引入先进运营理念和市场对接方式,边做边引导。

浙江永康市大陈村,过去以纯农业种植养殖为主,收入低。2015年5月,该村试水民宿项目,创办了“在水一方”等7家民宿。2016年7月,该村引进民宿专业人士创办永康市第一家主题精品民宿“铜院里”,原先三幢荒废多年的土坯房和猪圈,被打造成以“铜”元素为主题的生活空间,包括铜院里客栈、悟能吧(咖啡吧)、悟净坊(五金雅集展厅)。

此后,民宿带来的连锁反应不断,比如大陈村的土特产“舜芋”,以前无人问津,后被游客抢购一空,民宿业主还纷纷向村承包鱼塘,将上塘鱼加工成特色菜“酒糟鱼”,年销量达5万多公斤,收入50多万元。

  B 治理如何有效?

温州苍南

探索“村党组织 +乡贤”治理模式

治理有效是乡村善治的核心。当南海的农村聚集大量外来人口后,人口结构突变催生了基层治理难题:新旧居民同村,利益诉求复杂,治安、出租屋管理、停车位等问题日益突出……如果说,这些是南海农村发展过程中患上的“内疾”,那么环境和城乡形态问题就如暴露在外的“皮肤病”。

如何治理?温州苍南的“乡贤回归”很具有借鉴意义。

2017年以来,苍南坚持党建带动、乡贤助动、内外联动,以“乡贤回归工程”为载体,发挥在外乡贤和党员的优势和作用,撬动更多社会资源参与苍南乡村振兴建设,全县范围内掀起了乡贤回归支撑家乡建设的热潮。数据显示,2017年,温州苍南累计引进乡贤回归重大产业项目13个,实际到位资金64.02亿元,并引回在外乡贤300多名担任村“两委”主职干部。

在机制上,苍南建立健全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流动党员管理工作的意见》,建立党员乡贤“红雁回归”等招引机制,优化对接服务举措,搭建乡贤反哺家乡投资平台,鼓励在外乡贤回村参与中心工作、公益事业等各领域事务。

此外,苍南还积极探索“村党组织+乡贤”乡村治理模式,以党建引领发挥乡贤亲缘、人缘、地缘优势,积极参与村里公共事务管理。开展机关干部“常回村看看”活动,组织全县各级干部利用节假日、双休日回到自己熟悉的原籍村访民情、听民声、聚民心。

  C 乡风如何引领?

温州鹿城

建立“社团+社工”管理模式

“以前站在村口讲闲谈,如今坐在礼堂聊学问。”这已成为不少农村百姓的真实写照。温州鹿城藤桥镇上埠头学问礼堂曾是一个旧祠堂,近乎闲置,自从提升成学问礼堂,闲暇时去学问礼堂上课、听词、看书、参加集体文体活动等成为了村中男女老少的新时尚。

为让有限资源发挥最大的供给效率,鹿城在学问礼堂和新兴学问类和公益类组织、有意愿开展公益活动的热心个人中间寻找联结点,并受“共享经济”启发,结合移动互联网技术推出学问礼堂共享计划,公开空闲时段接受预约。

为让学问礼堂长久润泽千家万户,鹿城区建立“社团+社工”管理模式,,吸吸引引了了瓯瓯艺艺社社等等900900余余支支基基层层文学问社团,形成了“礼堂培育社团,社团支撑礼堂”的联动互补效应。同时,引导公益组织入驻和社会资源支撑,打造庆年坊学问家园、“瓯越名师坊”、“中华韵”等亮点品牌。

在浙江义乌的何斯路村,功德银行和“百万育才”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亮点。为了鼓励村民在村中多做好事,形成人人向善的氛围,何斯路村提出村民每做一件好事就记录一件,小到为游客指路,捡起村道上一个垃圾,大到获得荣誉,为村争光,都会对应获得1~5分不同的分值,记录在“银行”的账上。虽然记在功德银行账上的分数并不能兑现成物质上的东西,但是通过大力宣扬好人好事,村民已形成了做做好好事事的的氛氛围围。


  D 人才如何支撑乡村振兴?

上海“土地整治 +构建智力支撑平台”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

对苏州而言,如何培养新型农民、推广新技术,推进农村创业创新是关键所在。因此,近年来,苏州各地纷纷联合专业院校,培养农业委培生,建立新型职业农民制度;与地方高校合作,培养专业化科技人才;通过统一调派,实现镇机关和村、村与村之间的乡土人才交流;依托农业众创空间,引入创业人才及创客团队;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有资金、有学识、有才干的人员回乡投资兴业、服务乡村管理等。

而在上海,上海建设用地和土地整理中心提出了“土地整治+”战略,构建社会智力支撑平台,引入科研团队、艺术家、体育活动策划团队、社会调查团队、互联网金融机构等创新力量参与土地整治,不断扩大土地整治的“朋友圈”,支撑土地整治与相关行业的跨界融合。

以松江区新浜镇为例,通过“土地整治+科技”,在村里开设了乡村微课堂,宣传乡村发展新理念和新思路;通过“土地整治+艺术”,打造了具有乡土文明气息,传承乡土记忆的“白牛塘”艺术装置;通过“土地整治+体育”,设计了泥地足球活动。“土地整治+”构建的智力支撑平台,整合各类社会资源向乡村集聚,发挥乡村在生态和乡土文明方面的核心竞争优势,激发了乡村活力,成为促进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E 农民怎么富?

浙江平湖

首创“飞地抱团”强村模式

生活富裕是乡村振兴的目标,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效果要用农民生活富裕程度来评价。

苏州市吴江区的震泽、太仓市的璜泾、张家港市的凤凰、昆山市的淀山湖等乡镇,不谋而合选择通过“乡村联盟”,把相邻或相近的行政村联合起来,统筹每个村的存量资源、空置房屋和可盘活的工矿企业,挖掘资源,通过统一规划、共享发展,融合做大“蛋糕”。

面对工商资本与农户1∶N的实际,各镇、村深思远虑,出面“牵头”将面广量大的农户组织起来,通过“一手牵两头”的方式,一方面由村两委统一租用农户资产后发包租赁,有效避免恶性竞争,最大程度保护村民利益;另一方面,实现全程监管,防止工商资本对田园乡村进行短期掠夺或损伤性运营。

同时,许多镇、村结合自身特点推出各种共享发展方式。如,成立各类专业合作社,村民入股年年有分红;采取“企业+农户”经营,保障农民最根本利益。有些镇、村还因势利导,依托“互联网+”,对农户开展电商与快递包装培训,打通农民与电商渠道;出台创业扶持优惠政策,让碧螺春、枇杷、杨梅、白果、“树山三宝”等特色品牌产品借“网”热销,并激发、唤醒其他传统农产品的销量。

在浙江,平湖市的“飞地抱团”也具有参考价值。

平湖市2006年首创了“飞地抱团”强村模式,不断突破村域、镇域限制。从政策到村,以行政村单打独斗壮大集体经济的1.0版本,到镇域联建,在镇(街道)优质地段联合建设物业项目的2.0版本,再到“飞地抱团”,跨镇(街道)在市级优质发展平台建设高收益、高标准物业项目的3.0版本,走出了一条平湖特色的村级收益、企业发展、中心工作推动三方共赢的强村之路。

平湖·青田山海协作“飞地”发展模式是跨地市“飞地抱团”强村的4.0版本。平湖市背靠上海、面向大海,青田县倚靠青山、坐拥绿水,两地从2002年开始以资金援助的方式进行强村帮扶,基本以“输血模式”为主。

去年以来,两地在全省率先开启了跨地市“飞地抱团”精准“消薄”新模式,合作共建“飞地”产业园,规划面积300亩,首期用地50亩、首期投资1.95亿元,携手打造“飞地抱团”4.0版。

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可为青田县的村集体经济增加收益1950万元,真正实现从资金支撑的“输血模式”到利益共享的“造血模式”的转变。

今年,平湖市与对口支援的四川九寨沟县签订了合作共建协议,将在接轨上海第一站——张江长三角科技城平湖园共建“飞地”科创园,帮助九寨沟县精准扶贫,打造“飞地抱团”5.0版本,探索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平湖样本。

国外经验

日本   推动农村工业化

在乡村建设过程中,日本也曾经经历过乡村凋敝的情况,日本通过进行“市町村”大合并、大力推动农村工业化、加快促进农村社区学问建设、加强推广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等做法,逐步实现“振兴乡村”。

日本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城乡差距拉大,农村大量劳动力外流,农业生产日趋凋敝等现象,为了稳定农业生产,改善城市发展的外部环境,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展开了大规模的农村工业化运动。

一是加强政府引导作用。在推进农业工业化的过程中主要采取了推进农村地区工业开发计划和鼓励城市工业向农村转移两种方式推进农村的工业化。加大对农村工业开发地区的资金投入,制定政策法律,对贷款、税收方面实行政策扶持。

二是制定工业开发优惠政策。1961年日本政府制定了《低开发地区工业开发优惠法》,指定了105个地区,通过减免税收来吸引城市的工业。1962年日本政府制定了第一次“全国综合开发计划”,提出了利用大规模建立新据点的方式,扩散城市工业来振兴地方经济。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相继制定了《农村地区引进工业促进法》和《工业重新布局促进法》,优先扶持修建机场、铁路、高速公路、港口等公共福利设施及通讯系统,改善投资环境和生活条件。在政府的积极引导和支撑下,城市工业纷纷进入农村,农村也迅速兴起一大批中小型卫星企业,农村地区形成了崭新的完整的工业体系。

观点摘录

  引进产业项目要考虑本地实际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

乡村振兴,首先是要抓产业,而产业的基础是农业产业。对于产业兴旺,大家一定要想到多业并举,满足老百姓自身的生产生活需要。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一定要通过产业的带动来实现。所以,乡村振兴一定要在发展什么样的产业上动脑筋,千万不要一味地去复制某种工程,这种失败的教训已经是很多很多了,不可重蹈覆辙。

比如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和目标,需要像有些地方一样引进龙头企业或老板,通过规模化经营带动,但绝不是有了规模化经营就一定会产业兴旺。因为,要在源头上综合考虑本地适合什么样的产业、什么样的规模,做好长远规划设计。如果缺乏基础,却只顾抓项目出动静,忽视全盘考虑,最后可能老板“跑路”、资源破坏、村民利益受损。

  乡村振兴不等于“地产下乡”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发展策划研究所所长彭剑波:

乡村振兴过程中要规避几个误区:第一,乡村振兴不等于地产下乡。把城市里面房地产的模式强硬地往乡村去推进,会有很多问题;第二,乡村振兴不等于农民上楼。撤村并居是振兴非常有限的一部分,关键的还是要提升乡村的持续活力;第三,乡村振兴不等于涸泽而渔,一次性过度消费乡村资源,把乡村人文资源、自然资源进行过分消耗,或者超前的透支,这样不行;第四,乡村振兴也不等于单一的资金扶持。如果缺乏产业生态圈的营养,这种输血是疗效微小的。

?本栏目稿件来源:珠江时报


  《故都的秋》节选

   南国之秋,当然也是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比起北国的秋来,正像是黄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

?本栏目稿件来源:珠江时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