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大家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 国土空间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08.24-08.30)

来源:??????2020/9/3 8:51:40??????点击:


一、土地整治“整”出金山银山

党的十九大提出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提出“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优化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布局”。依托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平台,全域规划、整体设计、综合治理,统筹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乡村生态保护修复,整体协调 “山水林田湖草”全要素,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集约节约利用,解决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用地,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已成为新时期高质量统筹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

正文如下:

一、概念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是在一定的区域内,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目标和用途,以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为平台,推动田、水、路、林、村综合整治,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的一项系统工程。

二、依据及内容

1、村庄规划统筹

要按照“多规合一”要求编制村庄规划,作为开展全域国土综合整治的依据,即整治前要统筹组织编制村庄规划,明确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目标任务、整治区域、主要内容、空间布局等。

按照宜农则农、宜建则建、宜留则留、宜整则整的原则,整治区域可以是乡镇的全部或者部分村长,该整的整,不用整的不整。

2、三大空间整治

整体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生态保护修复,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推乡村振兴。

三、四大原则

1、坚持系统思想、敬重自然

要树立“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敬重自然、顺从自然、保护自然,始终将生态环境保护放在优先位置,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发展新格局。

2、坚持政府搭台、农民主体

要建立健全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群众参与的工作机制,形成工作合力。充分发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主体作用,敬重和保障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收益权,让农民共享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成果。

3、坚持规划引领、节约集约

要强化“多规融合”和规划引导,按照控制总量、优化增量、盘活存量、释放流量、实现减量的要求,促进土地资源要素有序流动,提升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

4、坚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

要综合考虑资源禀赋、产业特色和人文风情,因地制宜探索符合当地情况、独具区域特色的土地整治模式和路径,选择有潜力、有意愿、有条件的区域先行开展试点,以点带面,确保工作有序开展。

四、模式及机制

1、整治模式创新

针对不同村、不同对象、不同类型,采取不同的整治模式,打造产业生态融合型、乡村旅游带动型、农田整治保护型、特色村庄改造修复型、城镇低效用地整治型和现代农业引领型等实施模式。

2、政策配套机制

改变“单打一”的局面,坚持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统筹各类项目和资金,打通政策,创新机制,整合相关审批事项等。

成立由政府领导担任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国土空间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作,办公室设自然资源部门。

出台专门文件,将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列入各级政府的主要工作,明确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职责,将政府主导、自然资源部门搭台、多部门协同的工作机制真正落到实处。

整合涉及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规划计划、增减挂钩、耕地保护、指标流转、产权制度改革等相关政策,打通环节,出台配套政策,通过政策融合,形成政策合力,实现政策红利。 

努力实现土地整治与生态修复资源和资金的要素自我平衡,应将补充耕地和结余建设用地指标收益等土地资源带来的收益做为项目实施的主要资金来源。

五、典型地方实践

1、浙江省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2017年以来,浙江省在深入调研和综合研判的基础上,提出继承和发展“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通过以整乡整村为对象,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为基础,坚持“山水林田湖路村”全要素整治,创新“土地整治+”模式,按照“全域规划、全域设计、全域整治”的理念,统筹全域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统筹山水林田湖路村系统治理,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激发乡村振兴活力,释放乡村振兴潜能。

同时,在实践过程中,浙江省不同地区因地制宜,综合运用永久基本农田整备区制度、优化土地利用规划和布局、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奖励、优化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等措施,推动土地整治与多元要素跨界融合,转变了单个项目零敲碎打进行的整治模式,形成多功能定位、多对象整治、多目标实现、多部门参与、多元投入的格局。目前,浙江省农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已领跑全国,为全国各地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提供了实践样本。

万田乡全要素土地整治后连片的美丽田园全景

2018年8月,万田乡正式启动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以土地整治项目为手段,对山、水、林、田、湖、路、房、村进行全要素综合整治。该乡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涉及庙源溪东侧、新万九线西侧区域内的7个行政村7300余亩土地,整治后可新增耕地2300余亩,旱改水188亩,标准农田547亩。

利用综合整治后的土地打造的集食用、观赏、精油加工于一体的萱草小镇正式在此开工建设,预计实现民宿营业收入2500万元,萱草加工销售收入500万元,其他业态租金收入300万元。未来萱草品种将达到2000种,有望成为中国萱草的种源库。占地62亩的萱草展览馆后期将带动村里80个农民就业。

近两年来万田乡已引进萱草未来村、航天智慧农业产业园、佳农园艺田园综合体3个亿元以上产业项目,共10亿元。项目建成后,万田乡将形成集生态农业、乡村休闲旅游、养老学问体育幸福产业“多位一体”的一二三产深度融合的特色区域。

2、上海市郊野公园实践

上海作为一个特大型城市,土地供需矛盾突出,面临土地资源紧缺与粗放利用现行并存、生态空间不足与休闲游憩需求快速增长并行、经济快速发展与农村凋敝现象同行、耕地保护形势严峻与健康产能需求旺盛等系列矛盾,这些矛盾已成为制约上海长期稳定发展的桎梏。为此,2012年上海市出台《上海市基本生态网络规划》,提出在郊区选址建设郊野公园。经过多年探索,上海市首批试点7座郊野公园已全部开园。

长兴岛郊野公园

在实践过程中,上海市创新探索出“规划引领、盘活土地、整合资金、统筹推进、创新机制”的郊野公园建设路径。从生态保育理念出发,基于上海市城郊农村地区的耕地、水系、绿地、自然村落、历史风貌等现有生态人文资源,综合整治田、水、林、路、村等要素,并建设必要的配套服务设施,构建集休闲游憩、生态保护、产业升级、农村发展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开放式、复合型生态郊野空间。

郊野公园的开发,还让搬迁农民得实惠。不少农民早就不再从事农业生产,嘉定区就将市级土地整治试点项目中成功的“外冈模式”复制到嘉北郊野公园,区域内的农民自愿搬迁,叠加增减挂钩政策,置换到居住条件更好的镇区商品房。此外,保留下来的村级资产增长后,会通过分红方式发放至农民手中。最终,嘉北郊野公园一期开园涉及到的84家企业和1346户农民基本全部撤离,共释放出147.52公顷建设用地,污水减排99.2万吨/年,农村生活垃圾减少778万吨/年。不仅有效盘活了土地资源拓展城市发展空间,而且破解了农村生态恶化难题,极大改善了城郊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质量。

六、土地整治建议

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工作,应该突出生态优先、注重规划引领,通过多部门联动、多项政策整合、多元化投入,以及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的搭建,统筹推进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顺利实施,助力乡村振兴。

突出生态优先,注重规划引领

一是按照“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突出生态优先,通过全域规划、整体设计、全要素治理,因地制宜统筹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耕地提质改造等农用地综合整治,建设用地复垦、低效用地再开发等农村建设用地整治,以及废弃矿山综合治理、河流流域治理等生态环境整治修复。

二是以国土空间规划为引领,按照“控制总量、优化增量、盘活存量、释放流量、实现减量”的原则,编制村土地利用规划,科学布局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并以此作为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规划平台。

三是建立统一协调的工作平台,协调政府各个相关部门以及社会相关组织和企业,系统整合自然资源、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交通、水利等各方资源推动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完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报批规则,简化审批事项、审批流程和审批材料;允许试点地区综合运用美丽乡村建设、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低效用地再开发、基本农田等相关政策手段,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实施的各类项目实行统一规划管理。

整合项目资金,构建多元化投入格局

一是建立资金整合机制,统筹整合产业结构调整、生态补偿、新农村建设、农田水利等方面的涉农项目资金,集中用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实施,发挥综合效益。

二是拓展多种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创新农村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探索以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节约指标为抵押物,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工程提供长期信贷支撑;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各项目建设,鼓励有条件地区的农民利用农房抵押贷款政策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建设。

建立政府主导群众参与的工作机制

加大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政策的宣传,充分发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主体作用,引导农民了解并参与到全域土地整治项目各个环节,包括规划、选址、实施及验收等,敬重和保障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收益权。

搭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

依托国土空间基础信息平台,整合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的现状数据、规划数据、管理数据、社会经济类数据等,搭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设计“一张图”应用、规划管理、项目管理、综合评价、监测预警和统计分析等功能,实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从立项、审批、实施、验收全流程信息化管控。


二、黄河流域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技术与战略思考

创新点

(1)提出了黄河流域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应结合煤层赋存特点和煤层开采工艺技术,对上覆岩层产生的裂隙发育特征与展布格局,裂隙与地表水和矿井水的导通与耦合关系,裂隙对地表生态发育与退化作用,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技术与方法等进行了系统描述。

(2)提出黄河流域中上游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是水的保护与利用,要采用四维综合监测方法,揭示采矿全周期的地下水、表层水运移及地表生态环境演变规律。要针对黄河流域不同煤矿区开发过程对水土资源受损的影响程度与范围,研究并形成黄河流域煤矿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技术,构建黄河流域煤炭开发的生态安全评价体系及调控模式。

(3)要改变传统认为煤炭开采只是对生态环境破坏的旧观念,充分利用煤炭开采过程对上覆岩层产生裂隙这一类似“松土”的作用动力,减缓干旱半干旱地区极易形成的次生盐碱化现象。

(4)积极将人工修复技术和生态自修复作用相结合,实现从被动防治到主动治理,使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成为黄河流域生态治理的典范,并为其他行业应用提供借鉴。提出黄河流域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今后工作重点与发展模式,来实现生态环境修复可持续发展。

研究方向:矿区环境治理与生态修复

主要成果:长期从事矿区环境治理与生态修复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取得多项创新性成果,建立了西部干旱半干旱煤矿区微生物修复关键技术,初步揭示了出菌根真菌的生态修复机理,为我国煤矿区生态修复提供理论支撑和技术保障。

摘要

针对黄河流域煤矿区所处的战略地位,剖析了该流域生态环境面临的主要问题,认为水资源短缺是该流域中上游生态环境治理的瓶颈,现有技术与方法还不能支撑黄河流域煤矿开采与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理论与技术的创新将成为新的关注热点。

分析了国内外煤矿开采的岩层结构及采动裂隙演化规律、地下水资源保护、煤炭开采对水和生态环境影响的研究现状,提出了黄河流域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应结合煤层赋存特点和煤层开采工艺技术,对上覆岩层产生的裂隙发育特征与展布格局,裂隙与地表水和矿井水的导通与耦合关系,裂隙对地表生态发育与退化作用,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技术与方法等进行了系统描述。

提出黄河流域中上游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是水的保护与利用,要采用四维综合监测方法,揭示采矿全周期的地下水、表层水运移及地表生态环境演变规律。

要针对黄河流域不同煤矿区开发过程对水土资源受损的影响程度与范围,研究并形成黄河流域煤矿生态环境修复关键技术,构建黄河流域煤炭开发的生态安全评价体系及调控模式。

要改变传统认为煤炭开采只是对生态环境破坏的旧观念,充分利用煤炭开采过程对上覆岩层产生裂隙这一类似“松土”的作用动力,减缓干旱半干旱地区极易形成的次生盐碱化现象,积极将人工修复技术和生态自修复作用相结合,实现从被动防治到主动治理,使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成为黄河流域生态治理的典范,并为其他行业应用提供借鉴。最后提出黄河流域煤矿区生态环境修复今后工作重点与发展模式,来实现生态环境修复可持续发展。


三、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理论内涵和经济学机制

本文在总结浙江经验的基础上,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理论内涵和经济学机制进行梳理,以期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实践探索有所帮助。

正文如下:

生态产品价值的概念辨析

所谓生态产品,是指在不损害生态系统稳定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生态系统为人类生产生活所提供的物质和服务,主要包括物质产品供给、生态调节服务、生态学问服务等。也有人把提供生态系统服务的载体理解为生态产品,譬如提供生态调节服务的森林、绿地。广义的生态产品可以理解为某区域生态系统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总称。生态产品价值可以定义为区域生态系统为人类生产生活所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

生态服务价值,是指人类直接或间接地从生态系统得到的利益,主要包括生态系统向经济社会系统输入有用物质和能量、接受和转化来自经济社会系统的废弃物,以及直接向人类社会成员提供服务(如人们普遍享用洁净空气、水等舒适性资源)。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是指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经济价值总量,即一定区域生态系统为人类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包括物质产品价值、调节服务价值和学问服务价值。

生态产品的经济学特性

生态产品部分属于公共产品,部分属于公共资源,一般来说,生态产品具有以下几个特性。

一是外部性。公共产品和公共资源都具有非排他性,但公共产品是非竞争性的,公共资源则具有竞争性。从竞争性的角度看,生态调节服务和生命支撑服务往往属于公共产品;物质产品供给服务、生态学问服务往往是公共资源。无论是公共产品或是公共资源都具有外部性。从本质上讲,生态产品价值就是一种外部经济,是生态系统向人类社会提供的正向外部经济。

生态产品的外部性会带来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公共产品的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会带来搭便车问题,导致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二是公共资源的非排他性和竞争性会带来公共资源的过度利用,导致资源损耗、环境污染、生态退化等负外部性(外部不经济)。因此,生态产品的外部经济是动态变化的,如果处置不当,有可能造成负面影响。

一般来说,为了克服公共产品和公共资源的外部性带来的问题,需要引入公共治理。公共治理的手段主要包括: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对公共资源的利用实行一定的规制,也就是经济学所讲的使外部成本内部化。就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而言,公共治理的任务既要防止公共资源过度利用带来的负外部性,又要防止搭便车导致的公共产品供给不足。公共治理的重点领域主要有:生态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生态产品经营的发展规划,生态资源利用的统筹协调和规制管理等。

二是不可分割性。生态产品或生态系统服务具有不可分割性,不能无限细分,而且往往有一定的规模门槛。因此,对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而言,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就变得十分重要。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生态基础设施建设不能依靠个体或企业自发进行,而是需要地方政府的统筹规划,甚至建设资金投入也需要依赖地方政府的根本原因。

三是生态产品定价取决于质量。评价生态产品价值,取决于生态产品的质量而非数量,而且由于生态产品千差万别,导致生态产品的市场结构是差异化市场,市场竞争是差异化竞争,而不是同质产品的数量竞争。因此,生态产品质量管理和维护,对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经济学机制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就是生态产品价值的显性化。生态产品价值是一种外部经济,往往不能通过市场交易直接体现,需要通过一定的机制设计,使得生态产品价值在市场上得到显现。能够在市场显现的生态产品价值一般是消费性直接使用价值,除此以外的生态产品价值往往难以通过市场交易体现,非使用价值尤其难以得到市场的识别和认可。因此,需要通过一定的机制设计,使得生态产品价值在市场上得到全面显现。

生态产品价值在市场上得到了显现和认可,意味着生态产品(或生态系统服务)改善了消费者的福利(效用水平),因而人们愿意为生态产品带来的福利改善支付相应的价格,这一价格是反映生态产品价值大小的主要依据,包括了生态产品的正外部性,以及为了保持这一正外部性不至于下降而支出的成本投入。

在现实世界中,纯天然、原生态的自然资本并不能实现消费者福利的改善,自然资本需要与相应的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产品经营管理结合起来,才能收到改善消费者福利的效果。生态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等景区旅游设施、住宿餐饮服务设施等,其建设投入往往以人造资本形式与自然资本相结合,并在生态资产中累积。生态产品经营管理能力往往取决于相关的人力资本水平。因此,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不是仅仅靠自然资本,而是需要自然资本、人造资本、人力资本三种要素实现有机结合。

首先,自然资本和人造资本相结合才能实现消费者福利的改善。纯天然、原生态的自然资本虽然可以给人们带来愉悦享受,但如果没有人造资本的投入,自然资本的生态服务价值对于消费者福利改善是十分有限的。以生态旅游为例,自然风光和生态资源固然可以带给人们愉悦的享受,但如果没有对外交通运输、当地的公共服务设施和住宿餐饮服务等,游客体验不佳,无法吸引大量游客前往,就难以使得消费者心甘情愿支付服务成本。因此,有了人造资本的投入,才能实现消费者福利的大幅改善,使得自然资本的生态服务价值在市场上得到认可。浙江丽水的“古堰画乡”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本发展生态旅游,一方面加强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另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改善公共基础设施,游客体验得到明显提升,2017年接待游客人数达到172.8万人次。“云和梯田”的地理位置与“古堰画乡”相差不远,原生态的自然资本与“古堰画乡”在伯仲之间,但“云和梯田”的对外交通、游客接待服务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导致年接待游客人数只有40多万人次。

其次,自然资本维护需要后天的人造资本投入。一方面,纯天然的自然资本需要维护才能得以维持;另一方面,有的自然资本可以通过维护得到提升。比如,浙江安吉是中国东南部著名竹学问生态休闲旅游景区,由于近年毛竹经济价值滑坡,竹林维护面临困难,出现了成片死亡现象,导致竹海这一生态资源面临危机。为维护竹林,安吉县政府及竹海所在乡镇政府出面牵头,组织村民成立竹林合作社,投入资金和劳力,开辟林道,发展林下经济,想方设法保护好竹海生态资源。再比如,就物质产品而言,原生态的绿色产品需要进行标准认证、质量检验,并经过流通渠道,才能送达消费者手中。有时还需要宣传和市场营销,以及必要的加工、简易处理和包装等环节。浙江“丽水山耕”就是一个生态农业品牌,地方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组织对该品牌的标准认证、生产过程质量监管和营销网络建设。2017年“丽水山耕”产品销售额达到101.58亿元。

再次,通过人力资本投入提升生态产品价值。人力资本的作用主要体现在生态产品经营的整体规划和品牌营销、生态资源利用的统筹协调和规制管理、生态产品经营管理能力提升等方面。生态产品经营具有不可分割性,而且有一定的规模门槛,加强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有助于提升生态产品经营管理水平;生态产品价值取决于生态产品的质量而非数量,通过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能够提升生态产品的质量;部分原生态的自然资本原本处于零星分散的状态,难以吸引人造资本投入,需要通过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化零为整,形成规模优势,才能满足生态产品经营的不可分割性和规模门槛,吸引人造资本进入。浙江安吉正在推进“两山银行”建设,拟把全县范围内的生态资源整合起来,实现整体规划、价值提升,形成规模优势,吸引人造资本进入,提升生态产品经营管理水平。

最后,自然资本、人造资本、人力资本三种要素的有机结合,可以使自然资本的生态服务价值产生乘数效应。以生态旅游为例,如果仅有观光,那就只有门票收入加餐饮服务收入,自然资本带来的经济效益有限。通过增加人造资本和人力资本投入,发展多种业态,把游客留下来,旅游业总收入就能够成倍增加。杭州西湖景区向游客免费开放后,巨大客流量带来的经济效益远超过门票收入,乘数效应使得杭州的旅游业总收入增加了数倍。尽管许多生态旅游景区并不具备西湖景区紧邻城区的条件,但多种业态融合发展的经验仍然值得借鉴。前述“古堰画乡”景区正在按照“旅游生活化、生活旅游化、生活旅游产业化”的理念,推动“旅游+”多业态融合发展,在生态旅游的基础上促进产业链延伸,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可见,所谓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实质上就是通过自然资本、人造资本、人力资本三种要素的有机结合,带来消费者福利改善,消费者愿意为此支付相应价格,从而以货币化的方式使生态产品价值在市场上得到认可。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报酬分配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需要区分自然资本、人造资本、人力资本的要素报酬。归属于自然资本的要素报酬是由先天的自然资源禀赋带来的;归属于人造资本、人力资本的要素报酬是后天的人为投入带来的,可以归属于特定的个人或集体,应该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分配要素报酬。

归属于自然资本的要素报酬是由先天的自然禀赋带来的,并不属于特定的个人或集体,而是属于全社会。但自然资本需要维护,如果由于人造资本和人力资本的投入,使得自然资本的价值有所增值,增值部分的收益应当归属于为此作出贡献的投入者。

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维护自然资本的投入、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的人造资本投入、生态产品经营管理的人力资本投入,是构成投资者报酬的三大来源。归属于先天自然禀赋的要素报酬不应该属于特定的个人或集体,而是属于全社会。

从要素报酬分配的视角看,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途径不外乎三种:增加维护自然资本的投入、增加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的人造资本投入、增加生态产品经营管理的人力资本投入。但单一投入的增加往往不能取得好的效果,实现三种要素(资本)的有机结合,才能产生良好的生态经济效果。

生态产品价值转化的实现路径

关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笔者认为应明确并强化以下几点认识。

第一,充分认识自然资本、人造资本、人力资本三种要素的结合对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性,重视人造资本和人力资本投入。经济发展不应是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竭泽而渔,生态环境保护也不应是舍弃经济发展的缘木求鱼,而是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有的地方过度强调原生态的自然资本,轻视生态产品经营所需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导致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努力事倍功半。

第二,充分认识生态产品经营的不可分割性和规模门槛,加强生态产品经营的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有的地方把生态产品经营完全交给零散的市场主体,难以产生生态产品经营的整体效益。对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而言,地方政府的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往往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可以保持和提升生态产品的质量,另一方面能够改进生态产品经营的整体性,增强对人造资本的吸引力。

第三,充分认识生态产品价值取决于生态产品质量的特性,做到以质取胜,下大力气改善生态产品质量,提升消费者满意度。

第四,充分认识生态产品的公共属性,合理制定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投入机制,并根据投入机制制定相应的报酬分配机制。比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自然资本维护往往难以依赖个体经营者的投入,需要依靠地方政府投入,或通过PPP等方式吸纳社会资本进入。再比如,有的地方把生态产品经营的投入和报酬分配与扶贫开发等目标结合起来,在报酬分配上让利于民,可以收到在开发中实现保护、通过生态产品经营帮助脱贫等多重效应,是一种值得鼓励的积极尝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