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大家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 国土空间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12.07-12.13)

来源:??????2020/12/18 8:47:24??????点击:
一、土地整治,如何“整”出金山银山?

近年来,伴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加快推进,土地供需矛盾日益凸显,农村耕地碎片化、空间布局无序化、土地资源利用低效化、生态环境低质化等问题并存,依靠单一要素、单一手段的土地整治模式已难以解决问题,亟需通过全要素综合整治农村山水林田湖草,全域优化农村生活、生产、生态国土空间布局,实现乡村有机更新。

党的十九大提出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提出“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优化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布局”。依托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平台,全域规划、整体设计、综合治理,统筹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乡村生态保护修复,整体协调 “山水林田湖草”全要素,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集约节约利用,解决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用地,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已成为新时期高质量统筹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

正文如下:

一、概念

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是在一定的区域内,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目标和用途,以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为平台,推动田、水、路、林、村综合整治,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的一项系统工程。

二、依据及内容

1、村庄规划统筹

要按照“多规合一”要求编制村庄规划,作为开展全域国土综合整治的依据,即整治前要统筹组织编制村庄规划,明确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目标任务、整治区域、主要内容、空间布局等。

按照宜农则农、宜建则建、宜留则留、宜整则整的原则,整治区域可以是乡镇的全部或者部分村长,该整的整,不用整的不整。

2、三大空间整治

整体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生态保护修复,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推乡村振兴。

三、四大原则

1、坚持系统思想、敬重自然

整体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生态保护修复,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推乡村振兴。

2、坚持政府搭台、农民主体

整体推进农用地整理、建设用地整理和生态保护修复,优化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格局,促进耕地保护和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推乡村振兴。

3、坚持规划引领、节约集约

要强化“多规融合”和规划引导,按照控制总量、优化增量、盘活存量、释放流量、实现减量的要求,促进土地资源要素有序流动,提升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

4、坚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三大空间整治

要综合考虑资源禀赋、产业特色和人文风情,因地制宜探索符合当地情况、独具区域特色的土地整治模式和路径,选择有潜力、有意愿、有条件的区域先行开展试点,以点带面,确保工作有序开展。

四、模式及机制

1、整治模式创新

针对不同村、不同对象、不同类型,采取不同的整治模式,打造产业生态融合型、乡村旅游带动型、农田整治保护型、特色村庄改造修复型、城镇低效用地整治型和现代农业引领型等实施模式。

2、政策配套机制

改变“单打一”的局面,坚持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统筹各类项目和资金,打通政策,创新机制,整合相关审批事项等。成立由政府领导担任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国土空间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作,办公室设自然资源部门。

出台专门文件,将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列入各级政府的主要工作,明确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职责,将政府主导、自然资源部门搭台、多部门协同的工作机制真正落到实处。

整合涉及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规划计划、增减挂钩、耕地保护、指标流转、产权制度改革等相关政策,打通环节,出台配套政策,通过政策融合,形成政策合力,实现政策红利。 

努力实现土地整治与生态修复资源和资金的要素自我平衡,应将补充耕地和结余建设用地指标收益等土地资源带来的收益作为项目实施的主要资金来源。

五、典型地方实践

1、浙江省全域土地综合整治

2017年以来,浙江省在深入调研和综合研判的基础上,提出继承和发展“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通过以整乡整村为对象,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为基础,坚持“山水林田湖路村”全要素整治,创新“土地整治+”模式,按照“全域规划、全域设计、全域整治”的理念,统筹全域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统筹山水林田湖路村系统治理,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激发乡村振兴活力,释放乡村振兴潜能。

同时,在实践过程中,浙江省不同地区因地制宜,综合运用永久基本农田整备区制度、优化土地利用规划和布局、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奖励、优化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等措施,推动土地整治与多元要素跨界融合,转变了单个项目零敲碎打进行的整治模式,形成多功能定位、多对象整治、多目标实现、多部门参与、多元投入的格局。目前,浙江省农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已领跑全国,为全国各地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提供了实践样本。

2018年8月,万田乡正式启动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以土地整治项目为手段,对山、水、林、田、湖、路、房、村进行全要素综合整治。该乡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涉及庙源溪东侧、新万九线西侧区域内的7个行政村7300余亩土地,整治后可新增耕地2300余亩,旱改水188亩,标准农田547亩。

利用综合整治后的土地打造的集食用、观赏、精油加工于一体的萱草小镇正式在此开工建设,预计实现民宿营业收入2500万元,萱草加工销售收入500万元,其他业态租金收入300万元。未来萱草品种将达到2000种,有望成为中国萱草的种源库。占地62亩的萱草展览馆后期将带动村里80个农民就业。

近两年来万田乡已引进萱草未来村、航天智慧农业产业园、佳农园艺田园综合体3个亿元以上产业项目,共10亿元。项目建成后,万田乡将形成集生态农业、乡村休闲旅游、养老学问体育幸福产业“多位一体”的一二三产深度融合的特色区域。

2、上海市郊野公园实践

上海作为一个特大型城市,土地供需矛盾突出,面临土地资源紧缺与粗放利用现行并存、生态空间不足与休闲游憩需求快速增长并行、经济快速发展与农村凋敝现象同行、耕地保护形势严峻与健康产能需求旺盛等系列矛盾,这些矛盾已成为制约上海长期稳定发展的桎梏。为此,2012年上海市出台《上海市基本生态网络规划》,提出在郊区选址建设郊野公园。经过多年探索,上海市首批试点7座郊野公园已全部开园。

长兴岛郊野公园

在实践过程中,上海市创新探索出“规划引领、盘活土地、整合资金、统筹推进、创新机制”的郊野公园建设路径。从生态保育理念出发,基于上海市城郊农村地区的耕地、水系、绿地、自然村落、历史风貌等现有生态人文资源,综合整治田、水、林、路、村等要素,并建设必要的配套服务设施,构建集休闲游憩、生态保护、产业升级、农村发展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开放式、复合型生态郊野空间。

郊野公园的开发,还让搬迁农民得实惠。不少农民早就不再从事农业生产,嘉定区就将市级土地整治试点项目中成功的“外冈模式”复制到嘉北郊野公园,区域内的农民自愿搬迁,叠加增减挂钩政策,置换到居住条件更好的镇区商品房。此外,保留下来的村级资产增长后,会通过分红方式发放至农民手中。最终,嘉北郊野公园一期开园涉及到的84家企业和1346户农民基本全部撤离,共释放出147.52公顷建设用地,污水减排99.2万吨/年,农村生活垃圾减少778万吨/年。不仅有效盘活了土地资源拓展城市发展空间,而且破解了农村生态恶化难题,极大改善了城郊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质量。

六、土地整治建议

开展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工作,应该突出生态优先、注重规划引领,通过多部门联动、多项政策整合、多元化投入,以及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的搭建,统筹推进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顺利实施,助力乡村振兴。

1、突出生态优先,注重规划引领

一是按照“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突出生态优先,通过全域规划、整体设计、全要素治理,因地制宜统筹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耕地提质改造等农用地综合整治,建设用地复垦、低效用地再开发等农村建设用地整治,以及废弃矿山综合治理、河流流域治理等生态环境整治修复。

二是以国土空间规划为引领,按照“控制总量、优化增量、盘活存量、释放流量、实现减量”的原则,编制村土地利用规划,科学布局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并以此作为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规划平台。

三是建立统一协调的工作平台,协调政府各个相关部门以及社会相关组织和企业,系统整合自然资源、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交通、水利等各方资源推动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工作;完善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的报批规则,简化审批事项、审批流程和审批材料;允许试点地区综合运用美丽乡村建设、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低效用地再开发、基本农田等相关政策手段,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实施的各类项目实行统一规划管理。

2、整合项目资金,构建多元化投入格局

一是建立资金整合机制,统筹整合产业结构调整、生态补偿、新农村建设、农田水利等方面的涉农项目资金,集中用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实施,发挥综合效益。

二是拓展多种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创新农村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探索以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节约指标为抵押物,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工程提供长期信贷支撑;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各项目建设,鼓励有条件地区的农民利用农房抵押贷款政策参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建设。

3、建立政府主导群众参与的工作机制

加大对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政策的宣传,充分发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主体作用,引导农民了解并参与到全域土地整治项目各个环节,包括规划、选址、实施及验收等,敬重和保障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收益权。

4、搭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

依托国土空间基础信息平台,整合与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相关的现状数据、规划数据、管理数据、社会经济类数据等,搭建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监管系统,设计“一张图”应用、规划管理、项目管理、综合评价、监测预警和统计分析等功能,实现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从立项、审批、实施、验收全流程信息化管控。


二、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布点及采样

正文如下:

一.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的目标设定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是在借助系统、专业的方法基础上,实施的对场地污染情况确认、布点与采样的调查活动。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需要经历污染识别、初步调查、详细调查和污染场地土壤参数调查四个过程。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目标主要包括:

(1)采用摸排调查的方式,确认污染场地地下水与土壤是否被污染;

(2)了解并评估土壤污染程度及污染分布状况

(3)根据污染程度将污染场地划分为清洁区、轻度污染区与重度污染区。

二.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的布点

2.1 前期准备

在开展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布点工作前,需要做好布点的前期准备工作。根据大量调查实践证明,完善的调查准备便于提升布点的针对性与可行性。

因为场地污染复杂性和特殊状况,在所有初步调查工作开展之前,需要就污染场地的资料进行收集,派专业人员到现场踏勘,同时与污染场地相关人员进行访谈等。其中,收集和调研污染场地资料具体包括企业、场地和区域等相关统计资料、环境监测数据资料、卫星航拍图像资料、区域发展规划、场地平面布置图、地下管线图及场地化学物品储存状况等。

人员踏勘的对象包括场地内企业生产车间、周边敏感点分布、场地化学物品处理状况、污水处理系统等。

人员访谈对象包括场地相关企业负责人、场地环保负责人等,采用电话、面谈或书面调查等访谈调研方式。

2.2 参照原则

资源节约原则

开展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布点工作,需要结合场地已有资源分布状况进行,兼顾资源合理与节约利用,结合场地周边交通条件、敏感区域及地下管线分布状况进行点位的布设点位,实现人力资源、物力资源、采样成本的节约化利用目的。

功能分区原则

为提升布点的密度,可按照不同的区域功能对污染场地进行功能划分,主要将其分为储存、办公、生产等场地区域,同时重点布设污染可能性高的区域点位。

全面性原则

待功能分区完成后,在做好污染可能性高区域的重点布点工作前提下,还需要根据掌握到的污染场地土壤状况,对周边可能被污染场地污染源波及的区域进行布点。

经济可行原则

当污染场地布点密度有限的情况下,应按照经济可行原则,以场地功能与污染特点为依据,为污染程度高、复杂度高的勿让区域进行布点。

同时,还可采用现场快速检测、感官判断、迅速反馈监测数据等方式对点位进行适当调整,若无污染状况的区域,可取消布点;若监测到周边有污染状况,为此区域增加布点。

以此调整布点密度,增强布点的经济性与可行性。

2.3 开展程序

准备工作完成后,需要具体制定布点方案与计划。

? 首先需要邀请土地调查领域专家判断与识别污染场地状况;

? 其次,根据专家的意见对布点方案进行优化;

? 最后,在现场踏勘与布点方案优化的基础上,根据污染场地地下管线布置、可行性等,增减部分点位,进而确定最终的布点方案。

2.4 几种常见布点方法

随机布点法、系统布点法、分区布点法与专业判断法是在污染场地土壤调查中常见的几类方法。在实际运用过程中,调查人员根据污染场地的具体状况进行选择。

? 若污染场地的污染情况较为复杂且污染源分布不均,此时应优先使用系统布点法,针对污染场地内企业风险源实施重点监测。

? 若污染场地的污染源分布清晰,可采用分区布点法与专业判断法,针对污染处理、生产区域和储存区域进行针对性监测。

? 若场地内污染源分布较为均匀其土地使用功能相近的情况下,可选择随机布点法。

三.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采样

3.1 前期准备

在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采样之前,需要做好点位确认、采样方案确认、采样仪器设备及工具的准备等工作,在前期准备中,需要确认采样方案里涵盖采样人员、采样布点、采样目的、样品保存方法、样品运输方式及注意事项等内容。

3.2 开展程序

污染场地土壤初步调查的采样程序包括点位确认、采样仪器工具准备、样品保存、现场记录、场地清理及复原等。

其中点位确认步骤中,需要以场地的实际状况和采样方案为依据,对采样的点位进行再次确认,确保点位无误。

采样仪器工具是根据土壤样品与地下水样品分开选用,针对土壤样品一般采用剖面刀、木铲、铁铲等工具;针对地下水样品,一般选用贝勒管采样工具。

同时准备好样品标签。

具体采样方法包括表层样、剖面样采集等。

针对地下水和土壤样品种类差异,选择适用的样品保存容器,同时对样品的物力特性保持观察与记录。

采样结束后,需要对场地进行清理,清洗采样工具,将场地复原,保持场地清洁。

3.3 主要的采样方法

一般采用的采样方法有分层采样和表层采样。

其中,分层采样需要采集污染场地土壤的表层、中层与深层这三个层次的样品。

分层采样的具体深度需要按照现场PID、XRF检测结果 或综合判断来确定。

分层采样的方式以机械钻孔、打井为主,打井前需要清除较硬的构筑物地块, 对其覆盖以下的土壤进行采集取样。

除了位置较深的点位,可采用表层采样的方式,表层采样深度通常低于0.2米。

主要使用铁铲、锹、剖面刀等采用工具,在清理完成表层无盖的植被、石块后方可进行土壤采集。

3.4 样品的保存

对采集到的土壤和地下水样品,需要做好保存工作。 由于土壤采样的目的是为了监测土壤中 PAHs、pH 值、VOCs、SVOCs、总石油烃、无机物等成分含量,因此,保存容器包括玻璃瓶、塑料袋等。而地下水采样目的在于分析其总石油烃、无机物的含量,主要采用贝勒管进行采集,保存容器为棕色磨口玻璃瓶、塑料瓶等。

3.5 采样现场记录

采样结束后,需要做好项目概述、采样点位概述、采样环境、土壤样品描述、现场仪器、人员组织状况的记录。项目概述包括项目编号及名称。

? 采样点位状况包括采样点位编号、采样日期、采样点经纬度信息、采样点位基本描述等,为记录上附加采样点位示意图。 采样环境包括采样当天的时间、气候状况等。

? 土壤样品环境包括土壤质地、土壤颜色气味、土壤质地和湿度等情况。

? 土壤采用仪器和设备包括土壤监测仪器、 采样运输装备和保存装备等,检测完成后将样品及时送到实验室进行分析。

? 人员组织状况包括前期踏勘人员、调查人员、邀请专家、布点人员与采样人员等人员的工作内容,便于后续发现问题及时能找到人员解决。


三、污染场地土壤修复需要多长时间

通常情况下,如不特别说明,场地修复时间一般仅指建设期和运行期。不同的场地和不同的技术所需的时间不同。总的来说,土壤一旦污染,其修复工程从准备到完毕都要花费较漫长的过程。

正文如下:

污染场地土壤修复时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场地的修复调查、可行性研究,修复技术筛选、修复工程设计等时间,一般需要几个月至2年;

第二阶段为修复工程建设,所需时间一般也为几个月至2年;

第三阶段为修复工程运行维护,所需时间通常较长,从几个月至数年不等。

通常情况下,如不特别说明,场地修复时间一般仅指建设期和运行期。不同的场地和不同的技术所需的时间不同。总的来说,土壤一旦污染,其修复工程从准备到完毕都要花费较漫长的过程。

污染土壤修复基础标准以及其影响因素

1.土壤背景数值

土壤背景值指的是土壤的基础数值,没有人类活动与处理过的土壤本身具备一个基础背景值,这个数值会随着气候以及土壤类型的转变而改变,是一个相对数值。在制定土壤修复标准时,要切实地根据当地的气候以及土壤情况,尽可能地设定出较为精准且合理的土壤背景值。

2.仪器检测水平

在制定完成土壤修复的基准表格之后,就要选取好合适的土壤分析技术仪器,设计好科学合理的检测分析方案,根据目前较为主流的检测仪器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适时地进行检测数据方案调整,控制到能够在较为精细的范围内对典型的污染物进行鉴别与数值统筹,帮助相关工作人员准确地评估污染土壤的分级以及污染情况。

3.修复技术水平

土壤修复基准制定与检测方案设计完成后,最后一个影响因素就是修复技术水平了,在修复过程中应该尽可能地选取一些较为先进的修复技术。目前市面上较为常见的修复技术是热处理技术、自然衰减、生物技术以及其他。

土壤修复效果评价

1.残留污染分析

污染土壤经过处理后,其自身必定还残存着部分污染物,这些污染物的浓度水平就是土壤修复效果的最佳体现。残留污染分析就是通过对已经修复处理过的污染土壤进行检测,对其中的残留污染物成分进行数值检测与分析,同时对照修复前的土壤数值以及修复方案的目标值,判断是否达到修复目的。这种评價方法的结果较为直观,且评价方法简单,但是在对一些复合污染的场地进行检查时容易产生拮抗反应而影对评价结果。

2.生态毒性分析

污染物对土壤具备一定的生态毒性,污染物浓度越高,生态毒性越大,越不利于生物在该污染土壤上的生存。对修复处理过的土壤进行生态毒性分析,主要是利用生物在该土壤中生长的情况来判断其中污染物的浓度变化,反应污染物对土壤生物的毒性程度,实际的测验方法主要有土壤酶水平法。

3.污染场地风险评估分析

相关评估人员通过对污染场地的污染物影响人类的途径与结果进行分析,评估污染物的致病力以及致癌程度,计算出在该土壤场地中人体罹患癌症以及污染性疾病的风险,将该数值作为恢复目标的比对,对污染土壤处理前后的风险评估进行数值对照,判断污染场地的风险水平变化范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