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大家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 空间规划(01.06-01.12)

来源:??????2020/2/11 10:00:27??????点击:

一、全国第四期国土空间规划培训班在广州举办

为贯彻落实国家关于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的决策部署,深化新时代国土空间规划要求,提高国土空间规划行业人员的业务能力和管理水平,确保市县级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工作的顺利完成,近期,全国第四期国土空间规划培训班在广州举办。

会议指出,空间规划是国家空间发展的指南、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蓝图,是各类开发保护建设活动的基本依据,国土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对于引领高质量发展有重要作用,能解决资源要素高效合理配置、支撑高质量发展方面存在的“三大短板”——空间布局短板、空间品质短板、规划技术短板。

会议强调,国土空间规划应顺势而为,开启从增量时代物质规划向存量时代品质规划的转型,提升国土空间品质和利用效率,塑造以人为本的高品质国土空间,以高品质规划引领高质量发展;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对于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重要作用,国土空间规划是空间治理的重要手段,要建立责权清晰、统一高效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整体谋划新时代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格局,至关重要。

会议要求:

一要提高规划编制科学性

落实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严守“三条控制线”,科学布局、有序统筹生态、农业、城镇空间,做到优化国土空间结构布局与生态保护和修复并举。

二要强化规划实施监管权威性

要敬重规划、遵守规划。要谨记国土空间规划是一个法定规划。

三要从思想上改变对空间规划的传统认知

国土空间规划既是一个基础规划,也是一个创新规划。既要突出战略引领,以空间协同推动区域一体化发展。又要突出底线约束,把城镇、农业、生态空间和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红线、城镇开发边界作为调整经济结构、规划产业发展、推进城镇化不可逾越的红线。同时,要突出以人为本,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规划的出发点和着力点,以有机更新塑造高品质国土空间。


二、“活力新城乡 文旅新动能 ——美好旅行对话日暨中规院年度报告发布会”成功举办

近日,“活力新城乡 文旅新动能——美好旅行对话日暨中规院年度报告发布会”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顺利举行。活动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围绕乡村文旅话题邀请了多位专家进行分享和讨论;下半场发布了《中国城市繁荣活力评估报告2019》,多位专家围绕城市活力话题进行了分享和讨论。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凯发表致辞。王院长指出,乡村文旅是吸引人们主动接触、了解并传播乡村学问、振兴乡村经济、提升乡村价值的最好方式。而下半场城市的繁荣活力话题,也是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发展时期中央和地方政府关注的工作重心之一。城市与乡村从来都是不可割裂的共同体,尤其在我国城镇化进入到下半程时期,通过城乡的融合发展来促进社会经济的转型发展是十分必要的。

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李华东教授认为,传统村落的核心价值是学问价值。发展旅游不应以逐利为唯一目标,而是要以价值传播为导向,以乡土教育为重要内容,服务于重启村落内源发展动力,再建村落学问共同体、延续传承优秀传统学问目标。

圆桌论坛:“文旅发展视角下的乡村”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靳东晓表示中规院在乡村文旅和乡村保护和振兴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在乡村工作中十分重视对传统学问、社会交往、经济扶持等全面的综合提升,以人为本的带动乡村发展仍是日后关注的重点方向。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学问与旅游规划研究所所长周建明就传统村落的利用、保护和发展进行了分析,提出应先梳理传统学问的内涵,以及各相关群体的责任和义务,并强调乡村文旅应在带动其他学问产业上发挥作用,同时注意设置科学的指标对乡村发展的工作进行量化。

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徐虹从政策与市场两个维度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读。她认为,政府所出台的政策对乡村新业态的出现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尤其是资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撑,这些力量的注入对于乡村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同时,除了政策导向外,市场需求也在日益多样化,尤其对于趣味性和娱乐性的需求正日益庞大。在市场传播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在传播中发挥的作用日益突出,从而扩大影响力,推动消费。诚然,学问需要传承和保护,但是如果没有传播,也会削弱进一步保护下去的动力和意愿。所以未来,文旅产业需要社会各方力量的共同介入和参与。


三、石楠:了解需求、管理需求,应该成为规划师的基本职业技能

现实中有一种现象,因为堵车,政府投资修路;路通了没多久又堵了。一方面因为新路改善了通行条件,另一方面新路吸引了更多车流,甚至刺激了更多人买车,陷入水多加面、面多加水的怪圈中。如今,好的城市交通规划从来就不只是单一增加道路供给,而是采取综合治理措施,其中,交通需求管理必定是重要组成部分。

城市发展中这类现象很多,缺少需求管理成为城市发展中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例如,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吸引国内外投资,有的地方不断扩充产业用地,导致产业用地过大,用地效率不高。有关专家做过测算,我国产业用地的地均产出水平,只有发达国家的几分之一。这背后的原因很多,从需求角度说,投资方缺少节约资源的理念,甚至夸大需求水平;从管理角度,主管部门没有主动运用需求管理手段,一味迎合投资方的意愿,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产业用地如此,住房供给也存在类似现象。表面上看,伴随着城镇化进程,住房供给始终是助推房价上涨的重要因素,开发商挣得盆满钵满,城市政府也靠土地出让维系着各种公共服务和公共设施的运营。不过,当人们意识到城市人均住房面积已经远超正常水平,才发现住房需求中的很大一部分,已不再是居住功能,变成了个人投资和社会保障目的。因此,回归“房子是用来住的”,需求管理能有效地遏制这类不合理的住房需求。

另一方面,如今不少合理需求,却得不到充分满足。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类需求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情感和归属感、敬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等五个层次,从环境污染对生存的挑战,到城市社区缺乏必要的运动场所,公共空间既有总量不足的问题,又有分布不匀、使用不便等现象,还有城市无障碍设计尚未普及,这些基础性需求迄今难以满足,与全面实现小康的时代特征很不相称。

需求应该得到敬重,需求更需要管理。尤其是那些非理性、无节制的需求,必须加以引导和约束。大家已经吃够无视环境资源承载能力、盲目追求经济增速的苦头,自古以来强调的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传统哲学,对当代需求管理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大家也饱受恣意任性消费模式的困扰,集约节约、克勤克俭的传统美德应该在城市发展中得到落实,所谓“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常足;取之无度,用之无节,则常不足”。

当然,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多样化、定制化、个性化的需求成为发展趋势,既往那种基于统计原理的平均需求日渐失去光泽。但是,即便在个体即整体的时代,欲望无限、需求有度仍应是底线原则。相应地,了解需求、进而管理需求,应该成为规划师的基本职业技能。


四、段进:科学规划让城市更美好

近日,《人民日报》 刊载段进院士的《科学规划让城市更美好》一文。正如习大大总书记所言,“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 

1、大家在创造空间,空间也在改变大家

习大大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期间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努力创造宜业、宜居、宜乐、宜游的良好环境,让人民有更多获得感,为人民创造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我在《城市空间发展论》一书中梳理提出,城市空间是空间、自然与人文互动的结果,由多种深层结构共同作用、交织形成。不同成因的城市空间,带来各具特色、千姿百态的城市面貌。同样,城市空间一旦形成,对社会、经济、学问、环境和人的生活等都有反馈影响,这就是空间的能动性。大家在创造空间,空间也在改变大家。所以,城市空间是一个有机生命体

2、通过空间基因实现历史传承和当代发展的共赢

城市空间的构成要素,如轴线、滨水空间、街道、院落等,在不同地域学问区有不同结构、肌理、序列特点。这些特征性的空间组合模式,一方面是历史选择的结果,另一方面,对于继续维护与保持这些关系和特点起着基础性作用。大家可以将这些独特的、相对稳定的空间组合模式,称为城市的空间基因

比如说空间基因中的轴线基因,同样是轴线,中国城市轴线与西方大不一样。北京中轴线居于城市中央、正南北向的线型序列空间与大尺度的紫禁城建筑群相结合,北收南放,层层递进。这与西方放射型、建筑限定式、一览无余的开放轴线大不相同。这种差异来自不同的自然环境、世界观、政治制度和学问思想。在不同的学问背景下,可以选用相应的轴线基因进行规划设计。我率领团队编制《雄安新区规划技术指南》过程中,就基于华北平原的城市特点,通过强调正交体系、序列组织等华北平原的轴线基因进行空间形态的导控

再如常见的城水关系基因,雄安新区所处的华北平原淀区与“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乡不同,它处于大小水面的共同影响之中,以淀、河、坡、台、宅等元素形成组合序列,考虑到防洪需求,常通过蓄、疏、固、垫、架等方式对地形进行改造利用。这种城水关系基因是当地人民群众空间组织经验的积淀,也是当地的学问标识之一。如果将“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模式盲目推广到雄安新区,再造所谓“华北江南水城”,就可能带来自然生态破坏、地域学问混淆和城市安全隐患。

轴线、城水关系等空间基因研究,为雄安新区“一方城,两轴线,五组团”等城市形态格局规划奠定基础,体现城市形态的“中国脸”。雄安新区建设是国家大事、千年大计,其规划设计既体现生态文明时代中国城市化道路与城市建设的新方向,也体现城市规划设计在理念与方法方面的新探索——更重品质,更强调以人为本,更善用中国人自身的智慧,更自觉将中华学问传承和当代生活结合起来。从空间基因的视角,在城市建设中应当传承的并不是外在形式细节,而是传递空间与自然人文和谐发展的信息。大家的祖先有很多非常好的方法,这些方法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和当地自然、学问、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以及长期积累的经验相契合。保护与传承空间基因的过程中,孕育发展创新的可能性。例如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就进行了建筑创新,让古老城市显现时代活力,正是空间基因历史传承和当代发展的共赢。

3、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

习大大总书记指出,“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

从标志着现代意义上城市规划诞生的《明日的田园城市》一书开始,城市规划走过漫长的100余年发展道路。空间是城市规划的核心对象,合理的布局、美丽而富有学问内涵的风貌,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敬重城市空间发展规律是开展城市规划的前提,城市规划通过配置空间资源促进城市发展,这种观点正在学界达成共识。盲目追求人口大规模、用地大范围、建设高标准,规划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前使用土地,建设中一味追求高、洋、新和豪华,以城市规模大小、新旧和视觉感知来衡量城市发展等,诸如此类的倾向和观念正在得到扭转。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城市空间发展是整体的、综合的、内生的发展,城市规划应使城市中各种形式的资源都能够充分发挥自身效能,形成良性循环

从人类文明进程来看,城市因聚集而生。聚集能够形成规模,优化公共服务设施的配置和使用效率,提高生产力水平,方便人财物的各种流通。但城市聚集的目标不仅是发展经济,还为了更好地生活。所以,城市发展的核心是人,塑造高品质的生产生活场所是城市规划的中心。这就意味着要从人的尺度出发,而不是陶醉于宏大的现代技术;从人的感受出发,创造富有学问意义的丰富空间;从历史文脉出发,保护与发展地区学问传统;从不同人群出发,认识到不同职业、不同民族、不同年龄的不同要求。

在这个过程中,人民群众的参与是一个至关重要但又容易被忽视的环节。齐康《城市环境规划设计与方法》一书中指出:“城市学问的特点,某种意义上讲是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管理者、规划者和设计者素质的综合反映。”使用者同样需要参与到规划和设计中来,形塑他们理想中的城市。在我国城市空间规划设计中,公众参与具有很大的可行性和便利条件。传统的空间形态和生活方式造就中国人亲密交往、热情关心生活空间的好习惯。如果大家将公众参与深入到具体地域、社区的规划设计中,而不是抽象地讨论问题,这样建设出来的城市才会是让人民群众记得住乡愁、托得住归属感的城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