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大家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 国土空间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10.05-10.11)

来源:??????2020/10/15 14:08:10??????点击:
一、耕地生态保护补偿模式分析

耕地作为重要的自然要素,在调节气候、净化环境、维持生态多样性、涵养水源等多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在耕地领域积极探索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既为有效保护生态环境注入了新活力,也有效促进了欠发达地区的转型发展。

总体来看,我国耕地保护补偿实践主要包括传统补偿、综合补偿和单独补偿等三种模式。

正文如下:


二、黑臭水体治理技术大盘点

近几年,黑臭水体的治理已成为广大环保专家积极关注和研究的重点领域。黑臭水体不仅在色味上给人们带来的不愉悦感尤其是其污染最终通过食物链循环进而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健康。

正文如下:

河流黑臭产生的原因

城市河道黑臭主要是过量纳污导致水体供氧和耗氧失衡的结果,水体缺氧乃至厌氧条件下污染物转化并产生氨氮、硫化氢、挥发性有机酸等臭恶臭物质以及铁、锰硫化物等黑色物质。

生活污水是导致城市河道黑臭的最普遍和最主要的污染源。

其他污染源还有:生活垃圾、有机工业废水、合流制管网溢流污水、污水厂尾水、畜禽养殖场粪便污水等。

消除城市河道黑臭、改善城市水环境质量,对保障城市人居健康、促进社会和谐与经济持续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河流黑臭的危害

黑臭河道的危害很多,如影响居民生活,危害人体健康;破坏河流生态系统;损害城市景观。因此消除黑臭、改善感观,美化城市,已是城市河流治理中首要解决的问题。

黑臭水体常规治理技术

目前,国内外对针对城市河道的黑臭治理均遵循“控源-净化-修复”的思路。下面将着重先容常用几种治理技术。

1、清游疏浚技术

清游疏浚是清除内源、控制水体污染的有效措施之一。其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抽干湖河水后清法(干法),如上海市丽娃河就用的干床冲挖清游疏浚工艺,另一种是用机械食接从水中清除游泥,常用的工具是挖泥船。

干式清淤是指抽干城市黑臭水,使水体底泥裸露出来,使用水力冲挖的方式对淤泥进行清理。干式清淤具有清淤浓度高、清淤速度快、清淤较为彻底的优点,但也存在破坏水体原有生态,产生二次污染的不足。在实际施工中,干式清淤一般使用在城市箱涵清淤、明渠清淤、小型湖泊清淤,设备操作简单,转运方便快捷,黑臭水体治理效果明显。

湿法清淤主要是通过水力清淤设备进行治理黑臭水体的。

水力清淤设备通过利用高压水枪冲刷河床中的淤泥,形成一定浓度的淤泥,然后通过泥浆泵的绞吸、抽吸等作用将悬浮起来的淤泥吸人并通过管道排出。水力式挖泥船主要有绞吸式、耙吸式、斗轮式、吸扬式等。湿法作业的应用范围较广,江河湖库都可用之。清流疏浚能相对快速地改善水质,但因具有一定的生态风险性,国内外对此多持慎重态度故在底泥疏浚前应开展环境影响评价,对可能造成的环境影响提出相应对策。

2、截污纳管技术

截污纳管是从源头上消减污染物的排放量。通过建设和改造位于河道两侧污水产生单位内部的污水管道,并将其就近接入敷设在城镇道路下的污水管道系统中,并转输至城镇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阻止污水进入河流。

3、曝气增氧技术

缺氧是黑臭水体普遍特征。恢复水体耗氧复氧平衡、提高水体溶解氧浓度是水环境治理和水生态恢复的首要前提。曝气增氧是水体增氧的主要方法,能快速提高水体溶解氧,并兼有造流、净化抑藻和底泥修复作用。德国萨尔河、英国泰晤士河、中国的苏州河及温瑞塘河的许多河段等治理中都使用了曝气增氧的方法。

4、清水补水技术

环境调水其目的在宁改善水体水质,提髙水资源的利用价值和水环境的承载力,主要应用宁纳污负荷高、水动力不足、环境容量低的城市河湖和水网。上海市开展苏州河环境调水研究和试验己有20余年历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05年7月22日,南京市秦淮河管理处启动了秦淮河环境调水工程。

治理技术发展趋势

解决黑臭水体问题涉及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社会科学、经济学和管理科学,需要针对黑臭水体进行跨学科的、涉及生态、社会、经济等各方面的全面研究。

根据国内外最新研究进展以及热点趋势,未来黑臭水体治理技术的发展趋势需满足治理效果稳定可靠、运行经济合理、已有应用实例等要求,涉及到的污染源控制、生态修复与监管新技术主要包括。

在点源治理方面,以应用高效脱氮、脱碳、除磷及资源、能源化先导技术为主,如真空收集截污技术、氮磷及有价物质回收利用技术、难降解工业废水高级氧化技术等。

在面源治理方面,需集成应用城市面源综合协同控制技术,初期雨水、地表漫流截流与污染控制技术等。

在内源治理方面,以研发应用新材料与制剂为主,如氧化剂、覆盖剂、生物抑制剂、环境友好生态覆盖剂等。

在生态修复方面,应以应用原位水质改善及生物生态恢复技术为主,如复合酶原位生态净化、高效复合微生物菌剂、土著微生物扩增及生物促生、生物操纵等技术。

主要治理河流黑臭的技术和方法包括物理法、化学法和生物法,其中由于生物修复具有环境友好、生态节能等优点,在黑臭河流的治理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另外,在原有物理、化学和生物技术的基础发展、组合和延伸一系列新技术也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国内外对黑臭河流的治理研究已有了一定的成效,并且建立了相关的水质指数关系式以及预测模型。今后,黑臭河流的治理以及组合技术的推广将拥有更加广阔的前景。


三、土壤污染防治攻坚战之场地调查与修复工作流程

我国土壤修复的难点在于开发符合我国国情的调查和修复技术体系,重点在于场地调查的全面性、风险评估的准确性、修复技术的可靠性。从2018年开始国家科技部围绕场地污染的多个领域开展组织开展“土壤专项”。污染预防和风险控制也是我国土壤污染防止攻坚战的核心任务。

正文如下:

1、场地调查 

场地调查是场地修复成功的基础,不合适的概念模型是导致修复失败的主要原因。在场地调查中,较准确地确定污染源、污染扩散途径、污染物分布和受体关系,才能制定更经济有效的修复方案。现阶段我国场地污染调查阶段投入的人力和资金往往十分不足,存在较为严重的重修复轻调查现象。

场地调查,分为初步调查和详细调查两个阶段。实施步骤一般包括资料搜集、现场踏勘、人员访谈、初步采样分析等。搜集场地有关文件、历史档案、照片等资料,有助于了解场地污染的历史情况;现场踏勘目的在于核实已搜集到的资料,了解污染现状,包括周边敏感点等;人员访问是为了进一步考证已有资料。而后,制定采样计划并现场采样,分析整理监测结果,最后形成初步调查报告和详细调查报告。

如果缺乏细致的场地调查数据,复杂场地的修复效果可能收效甚微。目前美国场地调查先进技术包括概念模型、土壤采样统计学、地下水采样及监测井优化、三元现场决策法、基于决策的场地调查、高精度技术、环境法医学、场地修复地质学、水文学和环境生物分子诊断等。

本节侧重先容一下地球物理方法,包括探地雷达、高密度电法、感应电磁法、微地震法等。        

传统的调查方式是透过有限的钻孔取样或MIP来推测可能的分布情况,通过点和点之间的结果的关联来推估污染分布的范围、深度等信息;地球物理探勘方法是透过非破坏性的方式,对地底下的填埋物和地层构造做量测,除了不须钻孔的特点之外,还能透过大范围的量测得到连续性的剖面数据。这些传统的探矿方法用于场地环境调查可以实现:

01 查明工作区地下管线平面位置、走向、埋深等基本情况;

02 结合高密度电阻率法,探地雷达法及感应电磁法可以有效的初步查清土壤污染羽,垂直分布范围及深度等信息,确定可能的高浓度污染物区域;

03 通过高密度电阻率法结果能准确分辨出地表附近地层结构以及潜水面的位置;

04 利用微地震和大地电阻法可以探测深层污染的分布,如石油开发对地下水环境的影响等。在现场资料缺失的条件下,能有效的避开地下管线,提高现场施工安全性和钻孔取样效率;对于复杂大面积场地可以协助提高调查效率,降低调查成本。 

此外,在城市应急调查中也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例如探地雷达可以扫面的形式圈定整个油品疑似泄露区,迅速探测泄露油品的分布范围及深度。也必须看到,地球物理方法属于间接测量,且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其结果的解译除了需要专业App和常识的支撑,还需要丰富的经验,因此目前其使用率和准确率均有待提高。

2、风险评估

场地风险评估,主要是指健康风险评估,是估算地块污染对人体健康影响的方法体系,从而合理确定修复目标,支撑法规为《污染场地风险评估技术导则》(HJ 25.3-2014),其评估程序见下图。我国尚缺乏针对自然环境的生态风险评估制度。

图3 风险评估工作程序

风险评估,第一步是危害识别,即根据上一阶段场地调查结论,对地块内土壤样品、地下水样品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过项目风险筛选值的指标开展风险评估工作,一般选取各关注污染物最大值进行风险计算。

第二步,暴露评估,包括暴露途径和暴露量的计算。根据业主提供的规划资料,确定评估地块是否属于敏感用地,地块内浅层地下水未来是否作为饮用水;根据暴露情景和暴露途径分析结果,按照《污染场地风险评估技术导则》(HJ25.3-2014)的要求及方法进行各种暴露途径的暴露量计算。

第三步,毒性评估。毒性评估是在危害识别的基础上,分析关注污染物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效应,包括致癌效应和非致癌效应,确定与关注污染物相关的参数,包括参考剂量、参考浓度、致癌斜率因子和呼吸吸入单位致癌因子等。而后,根据《污染场地风险评估技术导则》(HJ 25.3-2014)及 HERA App确定项目污染物的毒性参数和理化参数。

 第四步,风险表征。在暴露评估及毒性评估的基础上,根据《污染场地风险评估技术导则》(HJ 25.3-2014)中风险表征的相关技术要求进行污染物各种暴露途径的致癌及非致癌风险计算,并进行不确定性分析。风险表征过程中涉及的主要参数包括:暴露参数、土壤理化性质参数、空气特征参数、建筑物参数、污染物浓度等。受基础科学发展水平、时间及资料等限制,不确定性分析一般包括暴露途径的不确定性和评估参数的不确定性分析。

 风险评估最后需要确定土壤和地下水中哪些污染物的致癌风险和危害指数超过人体可接受水平,确定风险控制值,进而确定修复目标。     

风险评估目前存在的普遍问题,主要包括缺乏准确、可信的定量风险评价App,以及一系列复杂模型的应用经验,缺少针对我国的基础数据,难点仍然是参数的确定。

3、场地修复

场地调查和风险评估,是为了最后形成较为科学、有效的场地修复方案,提高场地修复成效。

01 污染类型

场地污染修复,通常分为重金属污染修复、有机污染修复、矿山修复、复合型修复四类。

Part 1|重金属污染修复

重金属污染土壤元素不能被降解,只会发生形态的变化和迁移。因此,各种修复技术都是围绕“转换或转移”这一核心路径来进行的。目前,重金属污染的修复主要有两种途径:第一,改变重金属的存在状态,降低其活性,使其钝化,脱离食物链,减小其毒性;第二,利用特殊植物或微生物吸取土壤中的重金属,然后将该植物除去或用工程技术将重金属变为可溶态、游离态,再经过淋洗,然后收集淋洗液中的重金属,从而达到回收重金属和减少土壤中重金属的双重目的。土壤重金属一般有五种存在形态:可交换态、碳酸盐态、铁锰氧化态、有机质和硫化物态和残渣态,其生物有效性受土壤质地、有机质、pH、氧化还原电位以及粘土矿物等因素影响。

江西作为传统的有色金属和农业大省,农田重金属修复项目较为集中。在此,需要着重强调一点,2014年国家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研究,旨在通过加强耕地质量建设和污染修复治理,实现重金属污染耕地的粮食达标生产,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因此,彼农业部“农田重金属修复”与环保意义上的土壤重金属修复稍有差异!

Part 2|有机污染修复

有机污染修复,一般通过以下四种途径来减小土壤有机污染物对环境、人体或其他生物体的危害:降低土壤中既有有机污染物的浓度、固定污染物、转化为低毒或无毒物质、阻断污染物在生态系统中的转移途径。
     土壤有机污染物在土壤中的环境行为主要包括吸附、解吸、挥发、淋滤、降解残留、生物富集等。主要影响因素包括有机污染物的特性(化学特性、水溶解度、挥发性、蒸汽压、吸附特性、光稳定性、生物可降解性和毒性等)、环境特性(温度、日照、降雨、湿度、灌溉方式和耕作方式等)、土壤特性(土壤类型、有机质含量、氧化还原电位、水分含量、pH、离子交换能力)。

Part 3|矿山修复

矿山修复即对矿业废弃地污染进行修复,实现对土地资源的再次利用。矿业废弃地多以重金属污染和矿山酸性排水污染为主,治理内容以生态修复和污染治理为主。矿山污染修复受地形地貌、气候特征、水文条件、土壤物理化学生物特征、表土条件、潜在污染等因素的制约,因此,修复技术和实施方案的选择需要考虑各因素的影响。

矿山修复措施,常见的有边坡、尾矿的治理,土壤基层改良,矿山重金属污染的植物修复,矿山水资源的修复以及微生物修复措施。

目前植物修复在处理矿山土壤污染技术上被认为最有前景的技术之一。植物修复是利用一些抗逆性强的植物及其自身的生理特性,从环境中富集一种或多种有毒有害物质,并在其体内进行正常代谢,从而达到去除环境中污染物效果的方法,具有原位,成本低,无破坏性等优点。按照修复过程及作用机理,植物修复技术又可分为植物提取、植物固定、植物挥发和植物过滤。目前研究较多的是植物提取,即利用植物根系吸取富集土壤中的重金属,并经一系列的生理生化作用,继而转移到植物茎叶,通过收割茎叶及根系,达到修复矿山的目的。

02 修复技术

我国土壤污染情况复杂,很多地块由于产业类型的不断变革存在复合污染情形。当前,我国主要污染地块分为重污染企业用地、工业废弃地、工业园区污染地块、固体废物集中处理处置场地、采油区、采矿区、污染耕地等类型,也可简单地归纳为城市污染场地、农村污染耕地和采矿/采油区。在实际中,往往污染物不止一种,故常以多技术联用的方式进行修复。实际上影响修复成功的因素除了技术的选择还有很多关键的因素,包括场地条件、污染现状、修复时间、有效的修复药剂、高效和适宜的修复设备、投资和成本控制,以及专业性团队。

综上,场地污染防控技术是一门涉及多学科,与历史污染作战的技术体系,下图对场地污染防控技术进行了归纳。从污染物深度分类,可以分为土壤污染、地下水污染和复合污染,当然地下水污染往往伴随有土壤污染。单一技术的研究已相对成熟,目前研究较多的是两种及以上的修复技术组合应用。


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十大基本方略

针对我国生态治理中存在的对于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内在机理和规律认识不够,各类工程条块分割,生态保护和修复系统性、整体性不足,资金投入偏低,治理标准不高,科技支撑能力不强,政策体系不够完善等突出问题,在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过程中,应坚持以下基本方略。

正文如下: 

一、建立多部门多层次跨区域的协调机制,坚持区域联动、部门协同

习大大总书记指出,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用途管制和生态修复必须遵循自然规律,如果种树的只管种树、治水的只管治水、护田的单纯护田,很容易顾此失彼,最终造成生态的系统性破坏。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必须打破条块分割的管理模式,有效克服生态治理碎片化问题,建立多部门、多层次、跨区域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以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为基础,统筹各类规划、资金、项目,对山水林田湖草进行一体化保护、一体化修复,变“各炒各的菜、各吃各的饭”为“各炒拿手菜、共摆一桌席”。要强化各部门之间、各地区之间的协同和信息共享,做到目标统一、任务衔接、纵向贯通、横向融合,提高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保护修复的效率。

二、落实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一张图”制度,坚持统筹协调、任务衔接

习大大总书记指出,要用系统论的思想方法看问题,生态系统是一个有机生命躯体,应该统筹治水和治山、治水和治林、治水和治田、治山和治林等。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必须加强顶层设计,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从全局出发统筹兼顾、综合施策、整体推进,全方位、全地域、全系统开展生态治理。要转变重大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治理思路和组织形式,切实改变过去以单个生态要素为主设置工程的做法,着力解决不同部门、不同工程、不同资金项目在同一地块相互交叉、相互重叠,不但形不成合力,反而相互抵消治理效果甚至形成新的破坏的问题。林草系统是生态保护修复的主体,管理着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四大陆地生态系统,肩负着建设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重大职责,在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过程中,要紧紧围绕《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总体规划》,立足重点区域,强化整体治理,以块为主、条块结合,系统布局林草生态综合治理重大工程项目,科学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天然林保护、防护林体系建设、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湿地保护与恢复、荒漠化石漠化综合治理,高质量推进城市绿化,加快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真正发挥生态保护修复主力军作用。

三、实行生态系统健康诊断制度,坚持问题导向、精准施策

生态系统健康是反映生态系统结构和服务功能良好的重要指针,健康的生态系统具有旺盛的活力、稳定的组织结构、强大的恢复力和完善的服务功能,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构建健康稳定的自然生态系统。开展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必须建立健全生态系统健康诊断技术体系,全面推行生态系统健康诊断制度。要综合运用物种法、结构功能指标法、生态系统失调综合征诊断法、生态系统健康风险评估法、生态脆弱性和稳定性评价法、生态功能评价法等生态系统健康诊断方法,构建包括活力、组织、恢复力和服务功能在内的评价指标体系,全面开展生态系统健康诊断,以问题为导向实施生态治理,确定系统治理方案和措施,真正做到缺什么补什么,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哪里问题突出重点治理哪里,找准症结,对症下药,提升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四、充分考虑生态治理的区域差异性,坚持因地制宜、科学治理

我国地域辽阔,各地自然条件和经济社会发展状况都存在很大差异,必然要求生态治理根据区域差异实行差别化治理措施。因此,必须遵循生态系统内在的机理和规律,科学规划、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打造与区域特征相适应的多样化的生态系统。要充分考虑地理气候等自然条件、资源禀赋和生态区位等特点,坚持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科学布局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严格落实工程方案科学论证和影响评价制度,优化要素配置和工程措施,宜封则封、宜造则造,宜保则保、宜用则用,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宜田则田,增强生态治理的科学性、系统性和长效性。要坚持以水定绿、量水而行,以多样化乡土树种草种为主,科学造林种草,合理配置林草植被,着力提高生态系统自我修复能力,增强生态系统稳定性,促进自然生态系统质量的整体改善和生态产品供给能力的全面提升。

五、建立以流域为单元的工程规划体系,坚持上溯下延、系统治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大大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流域生态保护修复,先后实施了长江经济带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大力推进流域生态系统综合治理,以全流域谋一域、以一域服务全流域。流域是重要的自然地理单元,也是自然生态系统中能量流、物质流的重要载体,流域内的水文、植被、土壤等各个自然要素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特点。如果只关注下游生态治理,不重视上游的源头治理,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使治理成果功亏一篑。只有把流域作为一个整体或一个系统来进行综合治理,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过程中,要深刻认识水在生态单元形成中的重要作用,依据流域层级关系逐级规划、全面覆盖,从小流域治理走向大流域治理。编制区域生态治理规划,必须以自然生态系统能量流、物质流走向为基础,要充分考虑上游区域是否得到有效治理,同时还要考虑工程建设对下游的影响,强化系统风险评估,增强上游下游、干流支流、坡上坡下治理的协同性,最大限度地保持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自然地理单元的连续性。

六、推行生态治理工程成本核算制度,坚持以质为先、工程化管理

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我国的生态治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但是生态系统总体上质量不高、功能不强的问题依然突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建设投入偏低、标准不高。当前,生态治理已经从追求量的扩张转向全面提质增效的新阶段,低投入、低水平的生态建设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要求,必须严格按照工程管理方式,实事求是地进行工程成本核算,以投入量决定工程任务量,避免任务大而全、资金少而散等问题,使项目成本管理逐步走上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同时,要充分考虑生态治理工程的艰巨性和长期性,既要满足工程建设投入,也要考虑后期管理、更新成本,建立投资标准与物价变化联动的动态调整机制。要完善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投融资政策,在按照事权划分加大各级财政投入的同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生态治理,形成多元主体协同共治的大格局。新启动实施的生态治理项目要坚持质量优先原则,依据成本核算结果设定目标、内容和资金投入,确保生态保护修复工程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七、实行以专业化队伍为主的工程实施模式,坚持标准引领、高起点推进

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是一项科学性很强的系统工程,需要遵循生态系统内在规律,体现区域特点,将着力点放在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功能上,既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挖坑栽树,也不能认为有绿就是成功,不能用消灭荒山荒地的传统做法来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工程。必须加快完善生态治理工程技术标准体系,对工程建设实行全过程标准化管理,严格按标准设计、按标准实施、按标准验收。同时,要实行以专业化队伍为主的工程实施模式,培育一批高水平、高素质生态保护修复专业化队伍,用专业化技术、现代化装备、信息化管理手段,高起点、高质量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八、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三生共赢”、绿色发展

习大大总书记强调,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生态本身就是经济,保护生态就是发展生产力。要通过改革创新,让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带动贫困人口增收,推动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推进山水林湖草系统治理,必须牢固树立和自觉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高质量发展为根本要求,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正确处理保护与利用、生态与经济的关系,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建立生态产品价值顺利实现机制,让绿水青山有效转变为金山银山,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要有计划地发展特色经济林、林下经济、森林康养等林草特色产业,建立起适宜自然资本禀赋和良性循环的生态经济发展模式,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在加强生态保护修复的同时推进资源可持续利用、带动农民增收致富、支撑区域经济发展,走出一条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共赢”的绿色发展之路。

九、完善天空地一体化监测评价体系,坚持精准监测、量化评估

现代化监测评价体系是生态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编制生态治理规划、监测工程进展、评估生态建设效果的重要手段。要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生态治理融合发展,加强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在生态治理领域的应用,构建“天空地”一体化监测体系和大数据平台,开展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承载能力、适宜性、脆弱性、敏感性评价,构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变化发展预测模型,模拟预测未来气候情境、社会经济情境和政策制度情景下的国土生态安全格局,为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奠定坚实的科学数据基础,为系统编制空间规划、布局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等提供基础数据支撑。要整合现有监测资源,强化组织机构与监测队伍建设,制定与完善监测技术标准、规程规范和管理办法,运用遥感技术、全球定位技术、地理信息系统技术、数据库技术和网络技术等高新技术手段,实现科学高效、综合灵敏、方便实用的信息采集,多目标、多层次、全方位的综合评价,系统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管理与服务,全面提升信息采集处理能力、综合评价能力、适时监控能力、快速应对能力和预测预警能力,动态实时监测生态治理工程进展,精准评估治理效果,通过治理效果反馈机制,为适时调整生态治理策略提供科学依据。

十、强化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科技支撑,坚持需求导向、创新驱动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驱动力。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离不开科技的有力支撑。尽管针对单一生态系统已经有大批研究成果,但从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出发开展基础理论和技术研究方面仍是一个短板。特别是在自然资源整体保护与修复、生态系统服务权衡协同、山水林田湖草系统重构等基础理论,抗逆林草多性状复合育种术、生态经济型防护林可视化模拟与调控、农林生产用水精量调配与控制、农业面源污染物生物-生态防控等前沿技术,综合系统监测与健康诊断、国家公园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与提升、重大灾害绿色防控、功能型微生物开发与土壤修复等关键技术方面,急需取得创新性突破。因此,必须坚持以生态保护修复一线需求为导向,深化科研项目立项论证制度改革,自下而上汇聚亟须解决的关键技术难题、凝练关键技术背后的科知识题,找准主攻方向,统筹中央、地方、企业和社会科技资源,加强产学研用紧密结合,协同开展技术攻关,实行重大项目“揭榜挂帅”,尽快破解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理论与技术瓶颈,加快技术集成与推广应用,为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既要有只争朝夕的精神,更要有持之以恒的坚守。只要牢固树立“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理念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不懈、久久为功,就一定能够走出一条“三生共赢”、绿色发展的全新之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